深山弥生

为了福利币

直观反映出了nino头到底多大。

等等...这个姿势很是牙白😂😂😂

我瞎写的

松本润喜欢樱井翔,这事儿也说不准是由何而起。可能是因为松本润是个忠实的少女漫爱好者,刚好对于他来说樱井翔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他自己的那个人。“天啊多浪漫,可能我和世界上除了他以外的人在一起都是将就。”行动派松本润当然要主动出击,用实际行动诠释什么叫做不将就!

樱井翔看着这个包子,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不自觉就有了种从辛勤播种白菜到艰难成熟丰收的复杂情绪。好在个子也长起来了,不然还真有点难办。如果日后再翻旧账提身高也能叫板:一个豆丁一个包子,论起当年我可是要比你高一个脑瓜尖儿的!

后来就出道了。

团里五个四个都懵,就松本润开心的不得了:终于当成我最想做的偶像了,蹦蹦跳跳多有趣!

樱井也说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当松本润潜水几乎不要命的时候,他发现怪什么,都没有直接怪这个职业最正确。

这一年松本润稍微有变化了。他很生气樱井翔打了退堂鼓,似乎只有吵架才能让自己舒服一些。晚上睡前划过的念头,不是我也变了,就是樱井翔。

对于松本润总要去和他樱井翔吵,他都烦了。也不知道烦的是松本润,还是哪一个松本润,还是说别的什么。他要累死了,他不想吵。

比起樱井翔,松本润更在意团,更在意10倍。眼睛已经无暇顾及工作以外了。

樱井翔思考着未来的路。

这一年道明寺那有些委屈的明亮眼神点燃了前路上的灯。

这一年杰尼斯出了第一个新闻主播。

松本润还是忙,不过越忙越开心。忙着演唱会,忙着应酬,忙着电视台的工作。算下来他是团里比较清闲的,刚刚好可以去看他喜欢的漫画,去看他喜欢的演出,去和他的朋友聚餐,但不太敢喝醉酒。
樱井翔也还是忙,越忙越肿。周一的新闻直播,新闻的取材,综艺节目,节目主持,而私下里也要学习知识充实自己,但是心有一点空。


松本润觉得最拿手的技能绝对有保持距离这一项。虽然并不是能告诉别人的技能,但他非常有自信。

对于保持距离这一点樱井翔也非常有自信。不过他总是忍不住想把某人的事拿出来得瑟一下。


松本润觉得自己不会结婚,虽然和某合作人传了那么久绯闻。原因有三:身为偶像、要求太高、保密。

可能樱井翔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他总是会做打破常规的事情。


又是新的一年。

哈哈哈哈哈

润哥哥听我说:

#lo主有病系列
今晚交兰,从左至右:
【和仆人走丢却不想回家的欧洲王子】
【把牛吃了觉得味道不错的西班牙斗牛士】
【偷了中东壕家衣服出逃的小书童】
【刚发工资就被偷了的中餐馆端茶小哥】
【问客人是摁肩还是揉脚的泰国马杀鸡大师傅】
#世界的阿拉希

(*/∇\*)抱走小王子
(图源微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隔壁宁公子:

如果林殊叫林铁柱,
景琰哭啼啼的说,母亲,我想铁柱了…


画面太美,不敢想

第二章

        樱井翔支着他尖尖的下巴看着桌上的名册。在这个新学期他们班会来一个跳级的插班生,这个插班生就是大名鼎鼎的松本润。

        和他一同知道消息的久保忍不住想要散布这个消息时,樱井翔对他说:“为了班级的纪律,久保君还是忍到我明天宣布这个消息以后再告诉别人吧。”然后不等久保翻看松本润的档案就把久保打发到办公室影印资料去了。

        说实话他现在真的很头疼。松本润是谁啊,是他们班八卦话题榜上永远的第一啊!这个消息一旦告诉了他们班这些八卦er,那他就别想维持纪律了!而想到未来的生活,樱井翔脑袋都大了。首先,松本润自从第一天上学一拳闷倒了一个好信的alpha之后,每个月总得因为打架被通报好几次。你说他来了,樱井翔这个班长一天要劝多少次架?再就是松本润这个人从小五开始就开始谈恋爱,换过的女友用手指是数不过来的,而且无一例外都是比他大的alpha女生。学校还专门为他加了针对omega的非正常接触的校规(原来只有alpha和beta的)。你说他来了,班里的女生可都是比他大的alpha啊!而且谁能告诉他档案上这个妹妹头苹果脸的小包子是谁啊!长得这么好估计不用他追,就光是倒贴上去的就够喝一壶的了。谁让这个松本润长的这么----圆!润!可!爱!的啊!!怪不得能这么任性的搞对象!!!虽然松本润这么出名,但其实见过他的人很少的,在樱井翔原本的想象里,那应该会是一个五官锐利,神色嚣张的人。

      樱井翔想,要是都见过松本润的真容,这些alpha的口径一定会像革命战士一样即统一又坚定----可爱就是正义!要是你没惹到他他会打你?那可是omega啊!他处对象怎么了?长那么可爱不处对象我都可惜!

        樱井翔盯着照片里那双圆圆的眼睛,看着那二维图像都挡不住的逆天下睫毛,看着他白白的皮肤衬着红红的嘴唇,似乎还有两颗小痣。照片上的松本润没有笑,而是很正经的板着脸,但是装大人的孩子永远有一种由反差带来的单纯的可爱,这就让可爱的表面有了更可爱的内涵。抱歉,现在樱井翔的脑子里似乎除了可爱两个字就没别的什么了。

        虽然樱井翔心里很忧愁,但是一切事情都不会打乱他的计划。他收起了名册,连同已经看完的的报告一起放回了原位,然后和影印回来的久保一起分好了明天的资料,在12:52走出了校园。

        坐上公交车时,他想,以后可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

        果然松本润插班的消息解禁以后,班级立刻炸了。
  

        A君说:“诶!是我听错了么?!那个松本润么?”
        B君说:“他正常应该是几年级来着?”
        C子接口道:“正常应该是初二吧。”
        D子说:“我记得去年一整年都在传松本润一节理论课都没上过啊,怎么可能让他跳级呢?”
        这时候,了解内情的久保君清了清嗓:“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看到众人都在等,他挺了挺胸,又多咳嗽了几声,“他确实一整年都没上理论课,而且期末考试所有理论课成绩都只有一位数…但是他的实践课成绩特别好,学校专门给他做了测评,他的实践水平已经达高二水平,也就是说他几乎比咱们之中的大多数的人的水平要高…所以就把他插到高一来了。”
        E君惊讶道:“这么厉害吗?”
        C子说:“好像确实挺厉害的,他小升初测评是第一名。”
        A君说:“而且听说只用了一个学期就做到了,他原来在E班都是倒数的。”

        这些学生正在八卦的时候,辅导员走了进来。樱井翔马上组织纪律,三秒之内班级安静了下来。 辅导员四下扫视一圈,先是说了一些假期过得怎么样之类的简单问候,然后说明确实是松本润要加入这个班级了,但是他到现在也没来报道,所以就不等他,先把新学期的各项要求说一下,等松本润来了再转述给他。众学生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期待也更浓了,心里想的都是不愧是松本润报道都敢迟到。

        班级里静静的,老师毫无起伏的声音在翻动纸张和笔尖摩擦的沙沙声里流淌,如果你回忆你的学生生涯,就会明白这一种氛围是怎样的空虚和充实,有种不忍打破的温润的寂静。

        但总有打破的时候,比如拉长了的报到声——

       “这里是高一A组么?我来晚了。”

第一章

        樱井翔几乎每一个寒暑假的最后一天都是在学校度过的。作为老师最得力的助手,他需要来到学校帮助老师整理关于新学期的各种繁杂的资料,比如本班学生的调动,转校生的安排,开学测试的考场分布及考试时间安排,新学期班级分担区的划分,还有本学期学校的活动安排。

        只要有樱井翔在的班级,班委轮流制的存在就没什么意义,唯一的结果就是樱井翔不得不在每一个学期开学都要重新熟悉搭档,所谓“铁打的樱井翔,流水的副班长”。有时候樱井翔自己都会疑惑:“这个制度难道真的不是为了整我而存在的么?”面对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久保君,樱井翔此刻倒是有点想念上个学期和他搭档的佐川君,起码那是一个手脚比嘴皮子利索的人。或者是上上学期的小百合同学也好,虽然她似乎总是在工作时间望着他的背影发呆。但是久保君就不一样了,久保君是一个热爱古地球古典文化的怨男,他坚信自己肚子里的墨水足够撑起一个文学社,并且向每一个人展示他过人的语言才能。然而最要命的是久保君总把自己当成一个伟大的批评家,用它自封的“完美批判性思维”审视他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说白了就是话多而且爱抱怨,但是自己还觉得自己才华横溢。

         “嘿,我说樱井同学,你难道不觉得这些老师懒得要命么?明明是他们的活,就这么心安理得的交给学生做……”“你觉得谁会被调出去?我猜是田中,毕竟他这种智商待在咱们班简直是对对全班同学的一种侮辱!”“转学生的话……要是有omega就好了哈哈哈哈哈不过哪里有omega干这行呢,除了那个松本润。。。虽然同学中有些omega的话是很好,但是不得不说omega干这 行只能是拉低了现有的机甲水平啊。。。”

        樱井翔并不讨厌热闹,但是这种精神轰炸式的聒噪让他烦躁不已。他默默告诉自己,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这个人吵一场毫无意义的架的,所以几次溜到嘴边的话被咽回肚子里。“我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呀,我得在12:53之前离校,赶上12:57的公交车,在13:27之前到球场北侧第二条街的第三家餐厅吃饭呢!”               
        于是樱井翔开始放空自己,他想着新学期,想着整个高中,直到想到三十岁,想到已经成为上尉的他找了一个温婉的omega结合,长相身材甚至是性格他都没想过,但至少想要说“谢谢”和“对不起”的点要一致。等他结合后他,他就转文职,变成一个在军队上班的普通上班族,然后再在三十二岁成为父亲。先是一个男孩,再是一个女孩,最好差三岁。他自己会弹钢琴,所以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会一样乐器。再往后的人生他就没再想过了,于是又开始从三十代一点一点往回想,最后思绪又回到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

        说起来这个暑假其实有些不太一样,毕竟是初升高的暑假,总归是有些“黑暗前最后的狂欢”的意味的。对于樱井翔来说,最为不同的就是他终于长高了5厘米。也不知道是不是坚持一天喝一杯牛奶的缘故,总之他终于从豆丁变成了豆芽。先别管长高了五点几厘米是否是成年前最后的反击,就单单是一点点的高度也让资优生樱井翔放弃了密密麻麻的假期安排,选择在球场踢了一假期的球。樱井翔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看到了希望,就一定要乘胜追击,直到将事态完全掌握才肯罢休。

        “啊,樱井同学!你来看看这个!”久保说。 樱井翔看着久保左手举着一份文件,右手举着一本档案。他走近,先拿过文件来看。这是一份跳级批准书,扉页上有初中高中相关的老师和主任的签名盖章,看得出这是一个本来应该上初二的学生。好奇是有的,到底是哪个天才呢?是被称为樱井翔继承人的樱木?还是才能堪比机械大师松本忍的小泉?作为一直被人崇拜的樱井翔,他一直缺乏的对于所谓天才的好奇心被稍微勾了起来。

        会是谁呢?

        如果将樱井翔翻开这一页的镜头无限拉长,所有细微的动作都将以慢镜头的方式呈递,蔓延在如同哑剧的氛围里的,是在缓缓揭开的答案前越发强烈的好奇,和越来越清晰的血管跳动的鼓动声。在那个名字终于完全露了出来的瞬间,惊讶打得他措手不及。

        “天啊!樱井同学!这不是……这不是!?”

         文件上的印刷体工整的写着:
       
        "松本润(omega,13岁)"

        "该生机甲实践科目水平已达到高一年纪最高水平”

        “特批松本润同学进入高一 A班就读。”

楔子

       在皇家机甲学院,有两个最出名的人,一个是樱井翔,一个是松本润。
       樱井翔的背景很硬。假如他做一个纨绔子弟,就凭他是樱井将军长子的身份,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头儿。樱井翔的颜值很高,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粉丝团,有他在的学校,三分之二的女生都憧憬着他。樱井翔待人接物周到又亲切,也许你远远看到他你会觉得他有些可怕,可你站在他的面前和他交流时,你会感觉轻松舒适。而他最让人叹服的是他的学习成绩。这么说吧,有樱井翔在的校园里,没有学生不被家长念叨:“你看看人家樱井翔!”看吧,完美的不像话,他要是不出名就有鬼了!
      而松本润呢,他或许是樱井翔的对立面。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更没人知道他的身世。他似乎是凭空冒出来的,在某一天之前没人知道他,而某一天之后,他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这个某一天具体是哪一天,没人说的清楚。也许是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通报名单上的时候吧?——“松本润(omega,11岁),因参与打架斗殴事件,并打伤三人,不服管教,予以严重警告处分。”-----你看看,多稀奇,一个活生生的omega!还打伤了三个alpha!
      比起樱井翔,更多的人喜欢谈论松本润,樱井翔满分的成绩单,总是没有松本润又和谁打起来了更吸引人注意。本来么,过于优秀的人并不接地气,一个不折不扣的闯祸精可比精英大少爷有意思多了。更重要的是松本润给每一个皇家机甲学院的学生一种奇妙的自信心,似乎谈论一阵子松本润他们就升了一级似的。他们喜欢用松本润的恶劣衬托出他们的优秀。每个皇家机甲学院的学生都庆幸学校里有一个松本润,每当老妈的嘴里又开始念叨那个让人崩溃的精英的名字时,他们可以在老妈长篇大论之前抛出一句:“妈!我可比松本润强多了!”
      “松本润是个不规矩的omega。”樱井翔一直这么认为。如果让樱井翔主观评价松本润,他会说:“未免太逞强了些。”他从没见过有omega像他这样不把自己当omega的。这个松本润不去上omega专校,却跑来这个帝国最大的“和尚庙”读书。严格来讲,皇家机甲学院也并不是没有omega,但那些omega都是显赫家族的后代。尤其是历史悠久的家族,总会有一些硬性的规定,比如‘男孩必须参军’、’必须要在皇家机甲学院毕业’一类的。这些不得已而来的omega也都是读《机甲设计》这种没前途的文科。可他松本润不,他不仅来这里读书,还选的是机甲综合系。机甲综合系说白了就是培养专业的机甲技师,这个职业相当危险,只有少数强韧的alpha能胜任。谁不知道机甲是alpha的天下?他一omega来凑什么热闹?当然樱井翔不会这么通俗地品评别人,他只会觉得一个omega这么似乎是做不太妥当的。                           
      松本润知道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之后们都怎样看待他。也知道他们把他和樱井翔放在一起作对比教材。但他松本润不在乎。一方便他根本不认识樱井翔,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这没什么的。他至今为止短短的人生中有那么长的岁月都在苦苦熬着,他可从没叫过苦,更何况是这些微不足道的风言风语了。他这个年轻人有时会发出和老年人一样的感叹,他觉得果然这些还在上学的年轻人总是单纯的,除了动动嘴皮子过瘾,算计和编排他们都是不做的。而他自己,就在利刃一般夹杂着石砾的狂风中越发无畏了。

米粉阿姨

“吃米粉的同学这边刷卡!”食堂买米粉的阿姨喊着。

她被食堂淡紫色的制服从头裹到脚,脸上带着大大的口罩。我从她的帽子和口罩的缝隙看清了她的脸,泛着光的面皮,粗黑的眼线,还有被睫毛膏描绘的粗细不匀的睫毛。

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却化着妆,她的年龄不会大;而略微露出的皮肤看上去有些疲惫的松弛,这昭示着她已不再年轻。

大概三十出头吧。我想。

我站在那里回想着她刚才的神态,觉得她应该是活得很用力。

又有新的顾客来了。她盯着食堂的入口。当第一个学生走进的瞬间,她又开始吆喝。

一个学生仔走近。

她看着学生仔,说着:‘要牛肉米粉还是肥肠米粉?“
学生仔盯着菜单,说着:“原味米粉。”

她眼中不曾松懈的真诚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痕,但她按完刷卡机,在刷卡成功的”滴“声之后又恢复原样,像用力对待每一个客人一样,盼望着下一个顾客。

”吃米粉的同学这边刷卡!“

我会发文字了诶